咪蒙一条广告68万,但钱江晚报估值6年却缩水6亿……

来自《南方都市报》的自我媒体人米蒙,又一次用一篇长长的GQ报道吸引了很多关注。

“一则广告是68万英镑!她的助手每月都挣5万英镑!”

《GQ》报道中提到的两个敏感人物在几个传统媒体人士的晚宴上被反复提及。就在几个月前,《京华时报》宣布暂停出版。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同事们眼泪汪汪地分发饭菜的照片。

”两天前我采访了韩寒。我一起采访的媒体是‘胡辛束’和赛车的自我媒体。”一位记者朋友分享了这一点。

胡辛束是谁?媒体用以下标题报道了她:《广告狂人胡辛束:一颗一年赚500万的少女心》 《胡辛束:从月薪3千到估值3000万,真格、罗辑思维投资 “腮帮子里塞满了贵人”》.

“起初我不知道胡辛束是谁,但后来我发现她所有的文章都是95后的女孩读的。据估计,韩寒对媒体的选择也是为了针对不同群体进行准确的营销。”记者说。

事实上,国内的纸质媒体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弱。然而,在公众舆论的鼓动下,势利的资本长期以来一直“冷漠地对待”纸质资产。

更典型的情况是《钱江晚报》。

上周,上市公司浙宝传媒宣布剥离传统媒体资产。在公告中,《钱江晚报》旗下公司的估值从6年前的12.97亿元缩水了近一半,至6.81亿元。

数据显示,《钱江晚报》的页面大小已从原来的64页每日例行程序减少到32页每日例行程序。从2015年到2016年,浙江报纸《钱江晚报》的印刷量下降了20%以上。

此外,上市公司浙宝传媒剥离传统媒体的做法也受到了市场的欢迎。浙宝传媒的股价也相应上涨。分析师的报告像雪花一样飞舞:“轻装上阵”、“全力拥抱互联网”和“建议增持!”

娱乐《资本论》还发现,浙江报业集团在从“上市”到“退市”的看似简单的资本流动中赚了约100亿元。

这是什么样的资本游戏?

都市报不起作用,为什么党报的估值不是下降,而是上升?

浙江新闻媒体的公告披露了其21家公司的估值状况。前后最大的差异是《钱江晚报》,估值几乎减半。

但有趣的是,浙宝传媒旗下几家党报的估值非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浙江日报》公司的估值也上升了约20%。

成立于1987年,《钱江晚报》是浙江省唯一的省级晚报,也是世界上唯一的百强报纸。它也是该省发行量最大、广告收入最高的城市主流报纸。

2011年,钱保的收入和利润分别为5.78亿元和1.43亿元。然而,到2016年,上述数字将分别为10.5亿元和6602.43亿元。换句话说,虽然收入较2011年大幅增加,但钱保公司的净利润不到2011年的一半。"城市报纸模式已经完全被抛弃了."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报业2016发展报告》指出了这一点。

也许甚至《《报告》》的作者也不认为属于同一个群体的“党报”其实并不坏,甚至越来越好。根据

数据,此次销售的目标之一《浙江日报》(主要从事《浙江日报》广告和分销业务)的估值为人民币5.65亿元,高于2011年回溯时的4.74亿元。

2011年浙宝发展业务收入1.8887亿元,净利润4552万元。

2016年,《浙江日报》发展业务收入增加至3.2525亿元,净利润6542.79万元。

估值较高的其他党报(均为51%股权)包括:

《海宁日报》,估值从2364.07万元上升至5654.20万元;

《上虞日报》,估值从731.5万元上升到1340.9万元;

《永康日报》,估值从7111.49万元上升至8247.68万元.

党报效益的稳步提高并非浙江独有。

得益于政府的广告,许多地区的党报收入仍在增长。此外,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大力发展新媒体的背景下,各地党报和党刊往往会获得大量资金,用于建设新闻客户、搭建直播平台、开发微信微博等。

报纸资产

2011年借壳上市时,浙报发展、钱报公司等16家报业公司市值24.63亿元。

6年后,上述16家公司(不包括浙江智辉网络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估值仅为18.75亿元,下降近25%。

也就是说,浙宝集团六年前以高价将报纸资产出售给资本市场,六年后以75%的折扣从市场买回,相当于人民币5.88亿元。

更大的优势是六年后,浙宝集团拥有浙宝传媒6亿多股股份,市值120亿元。即使扣除回收报纸资产的成本(18.75亿元人民币),浙宝集团仍然盈利100多亿元人民币。此外,有了浙宝传媒的资本平台,它可以继续从资本市场筹集资金并继续成长。

然而,一些资产在“上市”和“退市”前后的估值下降也引起了监管当局的注意。

上海证券交易所已向浙江报业媒体发函询问,要求该公司对浙江报业印刷估值远低于其账面净值(3.79亿元)等问题做出回应。在此前披露的数据中,由于业务量下降,浙江报业的估值从6年前的2.5亿元降至1.17亿元。

电子竞赛、直播、大数据.

传统媒体的末日在哪里?

总的来说,这次撤资仍然是一个主要的积极因素。

浙江报纸媒体在重组公告中称,此次出售的资产将在2015年实现23.32亿元的营业收入,占公司2015年总营业收入的67.45%。这意味着浙江报纸媒体已经削减了近70%的业务收入,其努力也不小。

虽然收入大幅下降,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担心浙宝传媒的未来。3月10日复牌后,浙江新闻媒体股价连续两天上涨,涨幅接近5%。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依托国有控股股东的背景资源,同时充分利用资本平台扩大互联网业务范围,无疑是提高利润的一大好处。

天丰证券分析师认为,浙宝传媒此次剥离新闻资产有利于解决编辑与发行分离带来的治理结构痛苦。以报纸为代表的传统媒体资产和互联网上的新媒体资产将进行分类管理,符合十八大以来推进国有文化企业分类管理的要求。

同时,新闻资产更加敏感,监管更加严格。这种剥离将有助于上市公司刺激新兴媒体资产的活力,并为进一步推动激励措施提供可能。

另一方面,浙宝传媒和浙宝集团在其传统媒体业务中一直采用“两个独立”的商业模式,通过广告共享来保护编辑成本,这导致上市公司和浙宝集团之间长期存在大额关联交易。剥离该业务同时也解决了“关联交易”的问题。

似乎预见到了报业资产的黯淡前景,而浙江报业媒体早就迈出了转型的步伐。

2012年,借壳上市完成后不久,浙江新闻媒体开始通过固定的融资增量收购杭州边锋(其产品包括著名的三国黑仔)和上海方浩两家游戏公司。这笔高达32亿元的交易,使浙江新闻媒体得以从陈天桥那里获得所谓的“盛大网络的优质资产”。然而,“资本游戏”在当时困扰着外界,因为它与传统的报纸升级改造思维完全不同。

此外,浙宝传媒还进入了数字娱乐产业链、手机阅读等领域的渠道,以改善公司游戏板从源知识产权到渠道和内容的整合产业链布局。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杭州边锋的“战旗”直播启动,这标志着公司正式进入直播平台indus

值得一提的是,浙宝传媒在文化产业投资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公司的投资包括以下项目:视觉媒体、舒华媒体等。其已经连续进入福利发放期。唐代影视、东方嘉禾等企业也纷纷登上了新的三板。在游戏和电子竞赛等文化产业领域,该公司还保留了一些高质量的项目。

哲宝传媒在公告中向投资者描述了未来的宏伟蓝图:公司的主营业务将集中在三大领域,一是以高质量知识产权为核心的数字娱乐产业,二是以电子体育为主营业务的垂直直播业务,三是大数据产业,以及文化产业管理和文化产业投资等其他优势业务。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