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ine Music专注数字音乐商业化 重构版权分发体系

2015年是中国音乐产业的一个特殊转折点。政府正在大力惩罚盗版音乐。数字音乐市场的混乱首次得到改善。主要音乐平台已经开始抢占音乐版权市场。腾讯、阿里和网易三大巨头完成版权互授后,数字音乐市场形成了“一个以上,同质化严重”的竞争格局,TME的四大平台占据了75%以上的市场份额。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逐渐饱和,平台锁定的C终端支付模式不可持续,改变音乐业务盈利模式是迎接音乐产业下一次飞跃的必然选择。以v finemusic为首的数字音乐版权交易平台应运而生,试图颠覆固有规则,重构音乐版权分配体系。

那么,数字音乐版权交易会是一个好行业吗?

上游音乐家很难享受市场红利。市场需求催生了一个新的贸易体系。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将达到76.3亿元,今年将超过100亿大关。自2015年国家政策加强音乐版权监管以来,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整体保持了较高的增长趋势,增长率为113.2%。

图片包含 文字, 地图 -aw-wrap-type:inline

2013年至2023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的规模和增长率

然而,与这一欣欣向荣的景象相反,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指出,自音乐发布以来,74.59%的音乐家没有在数字音乐平台上获得版税。在从数字音乐平台中获益的受试者中,49%的100元音乐人获得的回报少于此,占绝大多数。

数字音乐的出现颠覆了传统音乐产业链中连锁的利润过程。这种诞生于互联网环境下的非物质音乐存储模式简化了从音乐创作到最终观众付费的中间环节。然而,音乐家和音乐作品作为产业链上游的重要来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益和尊重。快速发展的数字音乐市场不允许原创音乐人享受市场红利。

传统版权管理模式迭代缓慢,为新的版权交易平台提供了发展机会。

在过去的五年里,数字知识产权音乐的版权分配市场迅速地呈指数级增长。随着股票版权一次性消费达到门槛,目前的销售模式将在2021年明显放缓。市场需求导致了新贸易体系的建立。例如,数字音乐版权交易平台如《音乐精品》(V.Fine Music)应运而生,其使命是更合理、更全面地实现音乐,从音乐输出的源头充分挖掘音乐的价值。

应用场景从单一变为多种,数字音乐的创收路径扩大。

数字音乐的有偿使用及其与其他行业的融合是其在文化市场繁荣发展的积极选择。2018年,cmnet广告收入规模达到1425亿元,网络视频行业收入规模达到1271亿元,短视频行业收入规模达到415亿元。音乐作为广告信息流、娱乐制作、长短视频等许多行业中商业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音乐版权中的使用越来越频繁。在“剑网行动”等国家版权政策的引导下,数字版权的商业化也迎来了新的增长点。

随之而来的是音乐版权购买需求的多样化和复杂化。市场上现有的版权商业结构无法满足买卖双方的需求,行业间的互联互通和资源整合难以持续。随着音乐产业商业模式的恢复和演变,版权交易的上下游和专业版权发行平台将出现明显的去中介化。

以V.Fine为代表的新版权交易平台,为B端新媒体提供透明高效的版权交易方式,同时也为上游音乐家提供完整的在线管理系统,产生可见的客观效益。版权

五年前成立以来,维晴与今日头条、京东、微博等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服务2000多个机构品牌,完成数万张音乐许可证。费恩不仅拥有丰富的版权歌曲库,还通过与各行各业的平台和企业合作,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通过手动推荐和数据分析,它帮助音乐家和版权购买者实现精确匹配。此外,V.Fine自主开发了行业领先的音频加密和识别技术V.Fine Tech,能够最大限度地实现版权音乐的检索、监控和保护,并能进一步帮助原创音乐人维护自己的权利。

2018年,V .精品音乐和豆瓣调频合并成DNV音乐。豆瓣调频在V.Fine团队的推动下,于今年2月赢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智信资本的战略投资。未来,维恩将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帮助音乐家管理和保护原创音乐版权,用技术推动内容产业结构升级,建立良好的利益分配和监管机制,打造中国领先的音乐科技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