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演出内容没有错,只是缺最重要的一环,郭德纲也无能为力!

2019-09-06 22: 33: 14串扰是一种语言艺术

不久前,德运会因其低俗的表演而被解雇。德运会的表演是庸俗的还是庸俗的,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乱七八糟的衣服和气喘吁吁”这两个词是否具有性暗示,以及它们是否能给听众带来不良影响,这也成为讨论的热点。实际上,如果您是Deyun的老观众,您应该知道,与十年前相比,Deyun的演出内容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净化。因为有这么多人盯着德运会,所以今天的德运会是相声圈里最干净的社区。

目前,德运会最大的困境不是演出的内容。长期以来一直指出,德韵会的表现最大的问题也是当前相声市场最重要的部分,即相声表现的分级体系。目前,对串扰表演没有明确的评分系统。例如,新同志们在苏州站演出了德运会的相声表演。停职的原因是,执法人员认为现场有未成年人,表演的内容不适合未成年人听。但是,应根据哪种系统对串扰性能进行分级?

例如,您可以明确规定,例如,有夫妻情节,父子情节,妻子出轨等相声情节,在表演时禁止未成年人进入,以消除所谓的未成年人观众的问题。学习不好。因此,在这些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的表演中,德运会还可以大胆地讲一些较大的话。例如,这种“气喘吁吁,不整洁的衣服”,成年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故意使用这种误解的方式开玩笑,不会引起太大争议。

因此,相声表演的分级是一个从相声诞生之日起就无法解决的问题。因为相声表演不同于电视剧和电影,很大一部分表演是演员自由发挥的,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如果喜剧演员完全按照台词表演,表演就会大打折扣,观众也不会喜欢听。因此,这个问题是郭德纲面临的问题,但解决不了。很无助。德云社对自己演出的内容非常谨慎,很多包袱和笑话都不用。

因此,我希望大家对德云社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毕竟,虽然德云社目前在漫画对话行业处于较高地位,但行业规则的制定并不是德云社的情况。《托妻献子》《论捧逗》《羊上树》这些传统的段落,当老前辈们过世的时候,有妻子出轨,父亲的内容叫父亲,漫画艺术家说了一辈子,现在你说这些东西都是庸俗的,不让人玩,家里演了什么?对口报纸《德云社》也并非不能播放。问题是当时没有观众买票。德云社的演员饿死了。谁负责?

<> > >

不久前,德云社的演出内容很低俗。德云社的表演粗俗或通俗,大家的争议是压倒性的。“衣衫褴褛,气喘吁吁”这几个字并不是性暗示。他们能否教坏观众,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其实,如果你是德云社的老观众,你应该知道,与十年前相比,德云社的演出根本不知道净化了多少。因为盯着德云社的人太多了,今天的德云社是着名漫画对话界最干净的社区

0x251D

目前,德运最大的困境不是演出的内容。长期以来一直指出,德云表演的最大问题也是当前相声市场上最重要的部分,即相声分级系统。目前,对于串扰性能没有明确的评分系统。例如,这次,德云社的串扰问题在苏州站有一个新来者表演。之所以被停职,是因为执法人员认为现场有未成年人,而表演内容不适合未成年人。听。但是串扰性能应该根据哪种系统分级呢?

例如,您可以明确规定,例如,有夫妻情节,父子情节以及妻子出轨(例如相声),禁止未成年人进入表演,从而消除了此类问题。称为未成年人听众学习。相应地,在这种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的表演中,德云也可以大胆地说出一些规模较大的话。例如,这种“呼吸,不整洁的衣服”,大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故意用这种误解来开玩笑,不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因此,串扰性能的等级是从串扰的诞生就不能解决的问题。由于串扰表演不同于电视剧和电影,因此表演中的很大一部分由演员自由表演,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如果漫画演员完全按照台词的表演,表演将大大降低,观众将不喜欢听。因此,这个问题是郭德纲面临的问题,但无法解决。这是非常无奈的。德云对自己表演的内容非常谨慎,没有使用很多负担和笑话。

因此,我希望大家对德云社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毕竟,虽然德云社目前在漫画对话行业处于较高地位,但行业规则的制定并不是德云社的情况。《托妻献子》《论捧逗》《羊上树》这些传统的段落,当老前辈们过世的时候,有妻子出轨,父亲的内容叫父亲,漫画艺术家说了一辈子,现在你说这些东西都是庸俗的,不让人玩,家里演了什么?对口报纸《德云社》也并非不能播放。问题是当时没有观众买票。德云社的演员饿死了。谁负责?

——